??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属膨胀节 >

登上《时代》杂志 湖南打工青年一夜成名(组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7-20 23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bs8t.cn。左起依次为:肖红霞、李春英、彭春霞、黄冬艳、邓涛。 本版照片均为张京明摄

  2009年岁末,一个来自美国《时代》杂志的消息轰动神州大地。《时代》杂志年度人物揭晓,“中国工人”作为惟一入选的群体,排在亚军位置。《时代》杂志是这样评论的:中国经济顺利实现“保八”,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。

  中国工人,吃苦耐劳、坚忍不拔是他们的品格。他们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。他们生活在最底层,却用钢铁般的脊梁顶住金融风暴的冲击,撑起共和国的大厦。《时代》杂志褒扬中国工人,表达出了一种尊重,是对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精神、中国勤劳的人民奉献精神的肯定。

  《时代》杂志采访了7名在深圳宝安区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打工的普通工人。这7名工人中,有5名来自湖南,其中有4名是女性,他们是肖红霞、黄冬艳、李春英、彭春霞、邓涛。岁末年初,本报特派记者南下深圳,寻访这5名湖南打工青年。作为千万“打工湘军”的代表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耐人寻味。

  《时代》杂志是美国影响最大的新闻周刊之一,有世界“史库”之称。1923年3月由亨利·R·卢斯和布里顿·哈登创办。该刊的宗旨是要使“忙人”能够充分了解世界大事。

  “年度人物评选”(The Person OfTheYear)是《时代》的一大品牌。1927年《时代》推出该项评选以来,受到了全球的广泛关注,并得到了极大的好评。我国国家领导人同志也曾被《时代》评选为年度人物。

  《时代》的评选对象非常的广泛,不仅仅包括个人,还包括群体和组合。甚至有的时候,它还会有一些非常出彩,令人记忆犹新的评选。如在1982年,《时代》把“计算机”评选为年度人物。《时代》预言,“家庭电脑有朝一日会像电视和洗碗机一样普及。在20年后,将会有60%的美国人上网。”同样出人意料的评选出现在1988年。当年的年度人物是“危险的地球”,这一评选也引起了生活在地球的每一个人对生态的关注。

  《时代》载文:肖红霞17岁开始打工,在一家生产相框的工厂找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,1996年她跳槽到了一家电子工厂。肖红霞慢慢地学习,提升自我。她学习了一些管理技能,并最终能够脱离装配线。

  《时代》的报道出来半个月之后,肖红霞等人才从一位前来采访的记者手中看到了这本杂志。但他们看不懂杂志上的英文,只是对着杂志上自己的照片七嘴八舌了一番,唧唧喳喳地议论哪个最上镜,哪个笑得最好。

  32岁的肖红霞在深圳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生产部经理,管理着20多个人。肖红霞是邵阳市洞口县人,她性格果断、富有主见,深受工友信赖。

  和许多打工妹一样,肖红霞其实只有初中学历。在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之前,她先后在十几家厂子打工,第一份工资只有500多元。因为学历太低,不管换到哪个公司都只能做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,收入始终不高。肖红霞想要改变这种状况。

  像《时代》报道的那样,她通过自学实现自我提升,从流水线上的装配员上升到组长,再到主管、部门经理,实现了从一名打工妹到管理人员的转变。来到深圳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之后,肖红霞的勤劳、聪明以及认真负责的态度深得老板林信义的赏识。采访中,林信义提到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。一次,公司研发了一种新产品,试生产的产品存在问题,工程部门的技术人员没有发现,却被经验丰富的生产部经理肖红霞发现了,为公司挽回了损失。“公司能发展到今天,靠的就是像肖红霞这样有经验又负责的员工。”林信义深感欣慰地说。

  在5名湖南打工仔中,肖红霞是惟一和孩子生活在一起的。3年前,肖红霞将4岁的儿子接到了身边。2009年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由于户口不在深圳,只能借读于一所私立小学,每学期学杂费高达4000元。

  肖红霞的老公张治儒也是邵阳人,两人通过相亲认识,于2000年结婚。婚后一起出来打工。2002年,张治儒受工伤,老板拒绝赔偿。官司败诉之后,张治儒萌生了办一家为工友提供义务咨询的法律援助机构的想法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这一想法最终实现,他现在是深圳市外来工法律援助中心的负责人。

  目前,一家3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肖红霞和老公都在为了更好的明天而共同努力着,他们还买了一辆奇瑞牌小汽车,2010年元旦节带着儿子开车出去玩。儿子张治朋已经完全适应了深圳的生活,他把深圳称为“我们的家”。

  新年心愿:2009年无意中上了杂志,有人说我们成为了“名人”,其实不是。我们原本就是普通人,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平平淡淡地生活。2010年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儿子成绩好、身体好,也希望公司效益越来越好。

  《时代》载文:从深圳到她的老家需要花上超过一天的时间,所以她经常几个月见不到自己15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。目前,孩子们由家里其他人照顾,黄冬艳很想回家和他们一起生活。但是,她决定留在深圳。“我在这边赚钱,为他们。”黄冬艳如是说。

  黄冬艳今年36岁,在5个人中年龄最大,心态却十分年轻。采访中,她总结自己的生活——“蛮幸福、蛮开心的”。

  黄冬艳的幸福感来自她的家庭。她是邵阳市武冈市人,在家中排行第五,两个哥哥、两个姐姐都对她照顾有加,因此她从小就在宠爱中长大。老公与她是同乡,一起打工时认识并产生感情,早早就结婚生子。结婚之后,她又遇到一个“好得不能再好”的婆婆。“婆婆把我当自己女儿一样疼爱,从不让我做家务。”被过度宠爱的结果是她到现在还不会做饭,也不会缝被子。

  黄冬艳1998年出来闯荡,首先在东莞一家工厂打工,后来与亲戚合伙开餐馆,由于经营不善,餐馆最终亏本倒闭。随后,黄冬艳在老乡肖红霞的介绍下,于2004年来到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打工。现在担任生产组长,每个月能拿到2000多元工资。

  黄冬艳爱笑,心态乐观。打工的辛劳、餐馆倒闭的挫折,在她口中都不是什么大问题。她倒是十分庆幸能够来到现在的公司,遇到一个开明的老板和一帮合得来的老乡同事。她说,每天按时上下班,周末几个老乡经常到肖红霞家里聚餐、聊天,蛮开心的。

  黄冬艳最大的牵挂是两个孩子。大女儿今年16岁,在邵阳市读高中。“女儿成绩很好,这是我跟老公感到最欣慰的。”黄冬艳说。她还有一个小儿子,今年4岁,由婆婆照顾。黄冬艳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,了解两个孩子的情况。儿子每次接过电话,甜甜地叫一声“妈妈”,就跑到一边去玩去了,但这一声“妈妈”已经足以抵消她一天的辛劳。有一次儿子发高烧,她一天之内打了3个电话回家。她很想把儿子接到身边照顾,但经济实力还不允许。

  新年心愿:儿子应该上幼儿园了,想把他和婆婆一起接到身边来照顾。但这里的幼儿园最少也要2000元一个学期,经济上有压力,希望今年能赚更多的钱,实现一家团聚的心愿。

  《时代》载文:李春英第一次工作是在一家玩具厂,当时她才16岁。现在,34岁的她已经成了一名生产线管理人员。李春英很期待自己的周末,这时她可以和朋友一起购物、去湘菜馆吃饭。

  16岁那年,李春英怀揣150元钱,从老家邵阳市洞口县黄桥镇偷跑到广东打工。她说,当时没想那么多,就是想看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  外面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精彩。第一份工作是在玩具厂打工。玩具厂宿舍已经住满,李春英找不到住的地方,每晚偷偷混进在另一家厂打工的姐姐宿舍,就这样过了几个月。玩具厂的工资是按小时计算,一小时一块钱。厂里订单很多,每天加班,加班费也是一小时一元。一个月能拿到300多块钱,在当时已经算很不错了。

  来自农村的李春英并不怕工作辛苦,16岁的她最苦恼的是吃不饱饭。玩具厂的伙食是定量的,也没有多少油水,她正是长身体的年龄,工作量又大,根本吃不饱。“后来换到电器厂工作,饭菜随你自己打,终于可以吃饱了。”李春英笑着说。

  李春英的老公也是老乡,在深圳福永一家LED厂打工。他们2001年结婚,婚后生了两个女儿。现在大女儿读小学二年级,小女儿4岁,都放在老家,由父母照顾。她一年回去两次,看望父母和小孩。李春英说:“很想女儿,如果有条件,我还是会选择回家,毕竟孩子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更好。”

  但现在条件显然还不成熟。李春英担任生产组长,月薪2000多元,老公一个月能拿到3000多元,在打工者当中收入还算不错。但考虑到两个孩子的生活、读书,开销不小,夫妻俩不敢歇气。

  新年心愿:为了孩子,再努力拼搏五六年,存够了钱就回家,好好照顾两个女儿。

  《时代》载文:和几千万其他中国女性一样,彭春霞从内地来到更加发达的沿海城市寻找机会。十年前来这里打工的人常常会经历一些痛苦和牺牲,但现在彭春霞感受到的是快乐。虽然工作任务很繁重——每周工作6天,只有星期天能休息——但与之前的人相比好多了。“我觉得累,但是没问题。”她说。

  不喜欢上网,不经常逛街,爱好是听歌、打毛衣。20岁的彭春霞与人们印象中的“80后”有点不一样。

  彭春霞来自邵阳市洞口县黄桥镇,到深圳打工已经4年,她的工作是在显微镜下检查针头大小的支架,看上面的荧光粉是否涂抹均匀,同时进行修补。这些支架必须涂上黄色的荧光粉,装到灯杯里,才能发出照明所需的白光。她每天工作8小时,要检查6000个支架。

  每天对着显微镜,让这个年轻姑娘的双眼视力已经下降了许多。“现在已经适应多了,刚开始的时候一天下来眼睛花,看不清东西,还会头晕。”彭春霞告诉记者。但她并不觉得这份工作辛苦。

  工作一个月,彭春霞能拿到1800元工资,用来应付房租水电吃饭购物等各项开支。她与工友合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,每个月房租270元。逛街是年轻女孩的普遍爱好,但彭春霞不经常逛,因为逛街就要花钱。她很少去繁华的关内,平时下班之后就与室友做饭、看电视、聊天。

  彭春霞身高1.66米,苗条白皙,用广东话来说是一个“靓女”。但她并不热衷于打扮自己,从不化妆,穿得也很朴素,惟一的嗜好是收集耳环。“看到漂亮的耳环就喜欢买,当然价格都不贵。”让她感到高兴的是,公司老板很开明,并不限制她在上班的时候佩戴耳环。

  彭春霞16岁就随姐姐到深圳来打工,一直在莱依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工作,每天重复着单调的生活,20岁的她还没有谈过恋爱。有媒体报道说彭春霞明年的心愿是找一个中意的男朋友。说起这个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,她说还没有认真考虑过。她告诉记者,家里3姐妹,姐姐已经结婚,父母就把继承家业的重任交给了她:“爸妈希望我能找一个上门女婿。”

  黄冬艳(中)、邓涛(右)在观看刊登有7名深圳务工人员照片的美国《时代周刊》。

  《时代》载文:在家乡成长到18岁时,邓涛觉得应该寻找一些新的东西。“在一个地方呆了这么久,我想出去看看。”在职业学校毕业后,邓涛前往深圳——几乎在一夜之间,这座城市崛起为中国第四大城市。“我和朋友一起来的。”他说,“我们认为这是件有趣的事。”

  2010年1月1日,公司放假,工友们有的走亲串友,有的外出购物,纷纷享受难得的假期。邓涛决定留在家里看书。他所说的“家”,是指公司附近条件简陋的租住房。

  邓涛毕业于湘北职业中专,3年前来到深圳打工。他在学校学的是机电专业,比起普通打工者来说算是拥有一技之长,因此工资也略高。他骄傲地告诉记者,自己在公司已经带了十几个徒弟了。

  邓涛的老家在常德市石门县楚江镇,他是家中独子。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邓涛并没有像一般的独生子女那样受到父母的溺爱与娇宠。读中学的时候,妈妈就教他自己的衣服自己洗,自己的事情自己干。他的生活自理能力比一般男孩子强。

  读书的时候过于沉迷网络游戏,没有好好学习,只考到一个中专。这是令邓涛感到最后悔的事。来到深圳打工,刚开始只能拿到八九百元月薪,还要经常加班,十分辛苦,差一点就回家了。但他还是坚持下来,3年的打工生涯让邓涛迅速成熟懂事,他意识到打工不再是一件“有趣的事”,开始认真规划自己的人生。

  公司里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同事,但21岁的邓涛并不急着谈恋爱,他略带腼腆地说:“现在的工资刚够养活自己,谈朋友还太早。”在深圳宝安,邓涛过着单调而充实的生活。不再沉迷网络游戏,从不上网交友,也不追逐名牌,惟一的消遣是偶尔打打3块钱一个小时的台球。工余时间,邓涛大部分用来看书。他告诉记者:“在现在这个岗位干了3年了,感觉没有提升的空间,想多学一门技术,换一个更好的工作。”

  新年心愿:希望能多攒点钱,帮生病的妈妈治好身体。有机会的话想学会开车。(编辑 李兰香)

  英防长宣称将在亚洲永久部署两艘军舰,多国网友嘲讽,有日本网友喊话:不要常驻日本!

  “你这5000块钱能干啥”,山西省肿瘤医院医生向患者索要红包被举报,医院:对当事人警告记过,停止执业半年

  晚到却带来“世界级品质”,吃92“粗粮”续航900KM,CRV真买早了

  张恒发文回应郑爽没有拿1.6亿片酬:自己在微信里的原话都不认了,转账记录消失了?是失忆了?你的公积金涨了吗?即日起上海住房公积金

金属膨胀节 | 企业文化 | 新闻中心 | 社区 | 江苏姜恒电力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| 姜恒膨胀节 | 江苏膨胀节 | 膨胀节厂家 | 非金属膨胀节 | 地方资讯 |

膨胀节,金属膨胀节哪家好?选江苏姜恒公司,专业的膨胀节厂家,生产的非金属膨胀节,管道,橡胶膨胀节,不锈钢波纹管膨胀节型号尺寸齐全,安装方便,价格实惠,欢迎选购